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魅力阳江 >> 走进阳江 >> 传统工艺
阳春凌霄岩
传统工艺
阳江记忆 非物质文化遗产:阳江漆器髹饰技艺
2014-11-01 10:42:59 来源:阳江新闻网 点击:1687次


阳江漆艺馆一角。

迢迢年华谁老去?那些历史中的注脚,那些旧时生活的精彩,随着农耕文明的衰落,以及现代化传播手段和文化载体的多样化,有些逐渐失去依存的土壤,有些以某种形式流传下去,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。

非遗的传承,是一个民族得以延续的文化基因,是人类发展进程中的活化石。今日起,本报陆续推出《阳江记忆•非物质文化遗产》特别报道,希望尽绵薄之力,给非遗传人带来些微的光亮,并与这些“提灯传薪”者共同前行,唤起更多人的文化自觉。首篇推出《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—阳江漆器髹饰技艺》。

范俊

历史:阳江漆器曾经驰名中外

在市区望瞭岭下、万福路旁的一间50多平方米的“漆墨苑”内,摆满了阳江漆艺传承人、被称“金鱼积”的陈奇积及其弟子的作品。令他引以为豪的,不是里面摆放的一件件金碧辉煌、活灵活现的金鱼漆画,而是角落里一个仅有红黑两色的传统漆皮箱。那是他今年花了两个多月创作的。

“有人想花几万块钱买这个漆皮箱,我不卖。”陈奇积说。

“金鱼积”51年前与漆器结缘,画了30多年漆画。他说,靠着皮胎漆器髹饰技艺,阳江漆器与北京漆器、扬州漆器、福建漆器、四川漆器齐名,如今自己要沉下心来,把这门几近消失的技艺传承下去。



陈奇积

从浙江余姚河姆渡遗址发现的朱漆木碗屈指算来,漆器已经伴随中国人走过7000多年的历史。阳江明末清初开始生产漆器,至今也已有300多年历史。

“阳江漆器可以说是从生活中走来,适应生活的需要而形成。一开始以实用为目的,后来才赋予了它审美的功能。”陈奇积一边为漆画调色,一边向记者讲解。

当初,阳江生产漆皮箱、漆皮枕,髹以红、黑两色漆,继而生产皮雕漆盒等。漆皮箱以其特有的防潮防蛀功能,且美观大方,成为贮器首选。《阳江县志》载,晚清时,阳江县的漆皮箱、漆皮枕已驰名中外。当时,县城西门街(现南恩路西段)有漆器店20多户,出现了“老义和”、“广泰成”等著名漆器店。

明清时期,阳江漆器已成为普通家庭的必备品,漆皮箱、漆皮枕头、漆花木屐、漆妆梳妆台、漆器暖水壶是当时嫁妆的五大件。清代诗人谭松年作《阳江竹枝词•漆皮箱》:“赠君珍重载衣裳,定造成双黑漆箱。从此黑头人不老,相投胶漆两情长。”来表达人们赋予阳江漆器的美好祝愿。

最盛时,阳江漆器从业人员达到400多人,月产数万漆器。那是在1958年阳江县地方国营漆器工艺厂成立之后,陈奇积也是其中的一员。1962年,他从湛江地区艺校美术专业毕业,分配到阳江国营漆器工艺厂的设计组,负责漆器产品造型和装饰。

漆器厂成立之后,阳江漆器在数量和质量上都达到新高峰。当时漆器厂集中了阳江企业包括傅乃彬等在内的精英,漆器厂的产品在东南亚、日本、美国等地大放异彩。1962年,时任文化部副部长田汉参观阳江漆器后,赋诗赞美:“静女心如发,名师手有神。阳江朱漆好,留得岭南春。”


傅以周在创作

现状:从业人员数量急降九成

不同髹饰变化结合,迎来阳江漆器的千文万华。人们对漆器的要求已不止满足于生活需要,为提高国营漆器厂的产品水平,1963年,广东省派出若干技术人员前往各地学习,漆器厂工人范俊等一批漆艺技术人员先后接触到了福建的脱胎、平遥的彩绘、四川的研磨、扬州的螺钿镶嵌等漆工艺。

此后,“阳江漆”被成功研制,以腰果壳液为主要原料。用腰果漆髹饰以后, 阳江漆器进一步形成五彩缤纷、色泽靓丽的地方特色。阳江腰果漆器的胎质, 不再守住传统的皮胎, 而有木胎、布胎、塑料胎等。漆器产品也不再是当初单一的漆皮箱和漆皮枕,到上世纪80年代初,发展到大床、衣柜、桌子、椅子甚至碗碟、筷子等日用家居用品,有800多个品种。当时,阳江漆器出口值最高达到680万元。

改革开放后,由于经营不善及社会环境变化等原因,阳江国营漆器厂和许多国企一样转制了。受到物美价廉的塑料等制品冲击,漆器市场迅速萎缩。1996年,阳江漆器厂基本停产。

如今,在阳江的大街小巷,再难觅得专卖漆器的店铺。普通人家,也难见漆器的踪影。

在传承人范俊的家中,记者看见了如今已不可多得的阳江传统漆器,有漆皮箱、漆五斗柜、漆妆盒、漆荷花椅等。有的色彩绚丽,花纹行云流水,如片云、松鳞;有些或是富贵的牡丹图案,或是姿态高贵的美女图。经过岁月的洗礼,它们依然光亮如新,大方典雅。

“这些漆器,当年生产时有许多工序,有明确的分工,有些复杂的,有10多道工序。”范俊感叹说,如今要重新生产这些传统漆器,难上加难。

当年漆器厂的400多名工人,下岗的下岗,转业的转业,有些人老了,有些技艺便也带走了,只有很少一部分人像范俊一样,退休之后仍然坚持了这么多年。

目前阳江真正从事漆艺的人有多少?有人说,仅有寥寥数人,如范俊、陈奇积、傅以周等老艺人;也有人说,大概二三十人,最多不超过50人。今年7月25日,阳江漆艺产业协会成立,几乎集中了阳江所有与漆艺相关的从业人员,会员不过60人左右,这里面有些人仅是漆艺爱好者。

未来:因漆画而重新焕发生机

漆器低迷,漆画却逐渐走俏,并以雍容华贵之姿进入人们的视野。

“阳江目前从事漆艺的,大部分是从事漆画。因为漆画不仅制作起来相对方便,也更加有市场。”市美协漆画艺委会主任冯树华说。

漆器厂逐渐萧条直至解体后,漆艺的辉煌不复存在。一帮痴迷漆艺的老工人利用漆器厂的资源,组织创作漆画,并在国内屡获殊荣。

陈奇积介绍,制成一幅漆画,要经过一套十分复杂的工序。构思设计素描稿后,用复写纸把图稿拷贝到漆画板,在漆板上洒上金粉、银粉,留下影像,再层层涂漆上色,贴上木屑粉、瓦灰粉或蛋壳、金箔、银箔等材料,还要用砂纸打磨,用植物油或瓦灰等抛光、罩染、揩清。

在漆墨苑,陈奇积的学生、25岁的阮文峰正专心致志地描饰银粉。在阳江职院选修漆艺后,阮文峰便迷上了漆艺。阮文峰说,有很多朋友喜欢自己的漆画,还有人出三五千元购买,如今若以漆画谋生,不成问题。

几位漆艺传承人范俊、陈奇积、傅以周都认为:漆器,才是阳江漆艺的根本。阳江漆画只是附生在漆器上的分支,传统漆器若丢失了,就等于失去了“人无我有”的特色,失去了工艺美术的立身之本。

当阳江漆器髹饰技艺2011年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,成为我市首个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时,对于阳江漆器老艺人来说,荣誉加于身,肩上的担子更重了。

年届八十的范俊,双手快不听使唤了,仍坚持在家一点一滴制漆胎、一笔一划描彩漆。“希望在有生之年把阳江漆艺技术传给后人。”范俊用颤抖却有力的声音说道。

这两年,陈奇积开始拾起传统的漆皮箱。“首先要解决的,就是工具问题。用来刨平牛皮的刨子,到处都买不到,我最后找了家五金厂重新设计了一把。”陈奇积说,普通的木工刨,要么刨不动牛皮,要么一刨就是一大块,难以精雕细琢。为了找寻皮箱上的牛皮,他跑遍了大半个广州。

作为传承人的傅以周,还兼着阳江漆艺馆馆长一职,最近他忙于撰写漆艺馆可行性计划,准备对阳江漆艺进行全面系统的收集、记录、整理、分类、编目,对其历史沿革、传承系统、表现形式、文化内涵等进行确认,并建立系统的档案。“只要每个人都出一分力,即便是具体而微的事情,相信假以时日,也能星火燎原了。”傅以周说。

对话传承人

傅以周——

漆艺是河床,漆器是河床的水,漆画是水上的生长物

市区北门街,本是繁华之地。如果不是采访傅以周,记者绝对想象不到,已过知天命之年的他,竟在此处寻得一幽静之所。幽深狭长的小巷,将繁华和喧嚣隔在门外。

漆艺缺失的,不只技艺还有精神

记者:如今在阳江漆艺界,从事漆器、漆画创作的寥寥可数,您觉得这个行业缺些什么?

傅以周:眼下阳江漆艺界,从胎骨、裱布、涂漆、装饰……能从头至尾掌握漆器制作全过程的人不多,在制作工序上,一些工艺细节的把控能力上都有许多精微的讲究,但大家不大重视。

与技艺流失的,是传统手工作业精神的缺失。一些人唯利是图,急功近利,遗弃了漆艺行业一些传统和精神。一旦精神或者追求出现偏差,就很难保证作品的气息纯正和高水准。

记者:正因为一些技艺缺失,一些人选择门槛相对较低的漆画创作?

傅以周:漆艺是河床,漆器是河床的水,漆画是水上的生长物。所有漆艺的精髓都在漆器里面。如果把漆器丢了,一味鼓励漆画,漆艺的传承和发展就难以为继了。

对漆画的热衷,这不是阳江漆艺界由于去难就易的选择问题,应是中国漆艺界的问题。

漆器应兼备实用和艺术价值

记者:一些人认为,漆器没落的根源在于技艺的陈旧。

傅以周:很多人认为是市场的问题,或者技艺的落后,这种观点我不是很赞同。技艺不存在陈旧的问题,陈旧的是我们做出来的漆器,由于审美取向上的陈旧,远离了现代人的生活。

记者:漆器未来出路在哪?

傅以周:还是要靠市场,让漆器回到人们的生活当中。在日本,漆器已成为生活的一部分,但同时它又不全是实用品,也是一种文化的象征。可以断言,如果漆器未来的舞台仍然是展览,它的前景不会灿烂。漆器要想在现代市场上谋得一席之地,应该同时具备实用和艺术价值。只有走进生活,具有一定的市场,被大家消费得起,才能有立足之地。然而仅仅为市场而市场,而忽略漆器本身的技艺诉求,过于粗劣化,也意味着降低其艺术品质,这也不利于漆器的发展。

传承漆艺阳江要有自己的模式

记者:阳江漆艺曾名声在外,如今发展最紧迫的任务是什么?

傅以周:人才培养。阳江从事漆器、漆画创作的才20多人,要传承漆艺,这个数字远远不够。

论及人才培养,大学培育是最好的。如今在江西、黑龙江等不是漆艺基地的省外高校,都设立了漆艺专业。但我们阳江职业技术学院,才办了些选修类课程。要想取得大效果,设立漆艺专业是必须的。高校培养漆艺专业的学生,为阳江的漆艺事业持续发展打下坚实的基础,才有可能改变阳江漆艺后继乏人的现状。源源不断地输出专业人才,阳江漆艺的传承才有希望。

知识卡片

髹饰:“髹”字作为漆艺的专有动词使用,以漆饰物谓之髹,我国民间则把以漆饰物的动作也称为“漆”。《汉书•外戚传》第六十七下:“其中庭彤朱,而殿上髹漆”。古人言漆工,或言漆器,常用这两字来概括。髹饰工艺是中国古代在艺术品上采用的一种工艺,用漆漆物,谓“髹”;“饰”,寓纹饰之意。

腰果漆:腰果漆为阳江独创,又名“阳江漆”。1976年下半年,漆器厂厂长沙泗组成攻关小组,开发大漆的替代涂料。经过反复摸索和艰苦试验,以腰果壳液为主要原料,研制出了天然树脂型油基漆——腰果漆。1982年,产品基本定型,并投入批量生产,漆颜色相对鲜艳,成本较便宜,非常适合首饰盒等小漆器饰品的工艺。撰文/陶明霞 陆超 郭晓琼 摄影/李向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