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魅力阳江 >> 走进阳江 >> 历史文化
阳春凌霄岩
历史文化
高流河孕育的传奇集市
2018-12-20 21:34:40 来源:悠阳网 点击:100次

一个千年古墟,一个古朴竹村
  
  高流河古墟,位于阳春市合水镇以南五公里的高流河荒滩上,关于这个颇具历史传奇色彩的民间集市,追其起源,有的说是为纪念一位在剿匪中捐躯的千总,也有的说是冼夫人平叛后摆下的庆功盛宴。相传,墟日这天,将购买的竹器具用高流河水浸过,就不会被虫蛀;小孩在高流河水里洗过澡,体魄会格外壮健……

  绵延千年的神水传说
  
  土生土长的阳江人都听过这样一个传说:一千多年前,在高流河畔的练兵场,平叛英雄冼夫人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军民庆祝大会,后来的1400多年间,沿袭成一方风俗,即高流河古墟。9月3日,记者行走在高流河畔,感受这千年古墟的厚重。
  
  故事要从公元535年说起,高凉太守冯宝与冼夫人结婚,夫妻二人在漠阳江畔积土筑墙,掘地为壕,修建郡城,此城就是阳春。
  
  冼夫人治邑时,在高流河畔建起了约六平方公里的练兵场,操练千军,保境安民。陈、隋两朝期间,冼夫人从练兵场三次领兵出征,先后平定了欧阳纥、王仲宣叛乱。
  
  公元570年,大约是冬至前后,冼夫人在练兵场地北高流河畔举行军民庆祝胜利大会,展出皇帝赏赐的驷马安车、八音鼓吹和麾、幢、旌、节仪仗和战利品;追悼从梁大通三年至陈太建二年40年间牺牲的将士和民众,举行和平胜利大游行。此后,庆祝大会沿袭为每隔四十年百姓自发举行一次的“万年缘胜蘸”,并演绎成如今一年一度的高流河古墟。
  
  在高流河畔的村庄里,关于高流河水,还流传着一个传说。“高流河水很神奇。”村里的老人说:“农历五月初四那天高流河水有‘仙气’,竹器放在河水里泡一泡,不会生虫也不会腐烂;小孩进到水里洗一洗,身体强壮还能长命百岁。”
  
  虽是传说,但仍有不少人相信。外地游人大老远跑来趁墟,都喜欢泡泡高流河水,还有不少人带来瓶子,装点水拿回家。当地村民告诉记者,高流河水清甜,在家里放上一年都不会变味;小孩生疮长痱,用高流河水洗一洗,再喝上两口,就都好了;家里老人喜欢捣中草药,添点儿高流河水,疗效更佳。
  
  青年男女中还相传,年轻的女子,在墟日当天泡过高流河的水,会变得美丽动人,如愿找到心目中的白马王子。于是,高流河便又有了“美人河”与“情人河”的名字。
  
  河畔竹村的纯朴竹工
  
  沿着高流河畔走进河山村,记者看到,这里家家户户门前的空地上、庭院里,都种着翠绿挺拔的竹子,竹篙、竹梯、竹篱笆随处可见……有一种置身“竹村”的错觉。同行的村民告诉记者,村里人爱竹,一有闲地就种下竹子,既美观又实用,还有“节节高”的美好寓意。
  
  村里人爱竹,也爱编织竹器。“村民大大小小、多多少少都懂些制竹工艺,自己用的簸箕、竹筛、箩筐、扁担,都是自己制作的。”黎文升说:“像我这样大量制作竹器的,村里还有十几户人家。”
  
  黎文升是村里的“老竹工”。上世纪70年代,一位阳江手艺人带着制竹的手艺来到当地,村里很多人跟他学,十多岁的黎生便是从那时开始接触制作竹器。“刚开始跟着父亲做,零零散散的,自己用的、送给亲友的,剩下的就拿到附近的集市上卖。”黎生告诉记者,开始大批量地生产销售竹制品大约是在七八年前,起初做些熟客,慢慢地传开去,现在光交“订单”货都忙不过来了,客户多来自珠海、湛江,也有海南的。
  
  黎文升的“工作室”是一排青砖墨瓦的老屋,门前摆放着一捆捆垒得高高的湿竹,黎生的话解开了记者的疑惑:这些原料竹都是用卡车从高州、信宜等地运过来的,刚刚砍下的竹子还有湿气,要放在室外背阳的地方,慢慢阴干,十几天后才能使用。
  
  黎文升告诉记者,村里人虽也种竹,然而当地的麻竹硬度不高,做出来的成品也不耐用,“竹工”更喜欢选择硬度高的毛竹作为制作原料,村里的土壤气候又不适宜毛竹的生长,只能从外地进购。选竹也有讲究,以4寸围径的最为适宜。“选竹不宜太老,也不能太新。竹太老,容易折断;竹太新,又不禁存放。”黎文升说。
  
  在“工作室”的地上,零星地散落着黎文升制竹的工具,一张工凳、一把铁锯、一把柴刀、三支不同型号的圆凿、几根竹制工具尺……在简陋的“工作室里,黎文升为记者展示了制作竹椅的过程。
  
  首先按照量好的尺寸把风干的竹子锯短,然后用钻刀在竹身上挖开不同大小的洞,接下来把竹子劈开成薄薄的竹篾,最后拼装,用木锤敲紧、打上铁钉固定。就这样,一把还散发着竹香的竹椅就制成了,看似简单,每一步都讲究手法和力道。
  
  黎文升给记者展示他的竹器“产品目录”,上面用图形、文字记录着各种竹制品的尺寸和制作方法,有竹椅、竹床、茶几等等。“做时间久,这些都用不上了。大小、尺寸、形状、款式,心里都有数。”黎文升说。他的“工作室”主要做竹椅,墟日前几天也会做些竹制工艺品,多是些微型竹椅,数量不多,只做二三十张,卖给远道而来趁墟的客人。
  
  断断续续作了30余载的竹器营生,黎文升每天都要去他的“工作室”。“每天做一些,有点存货,‘订单’来了不用辛苦赶工。”黎文升说。
  
  千年古墟的竹器盛会
  
  记者听村里老人说赶墟的故事,且听且行,一路行至高流墟址。虽然没有亲临盛景,但一幕幕趁墟的热闹景象浮现在记者眼前:艳阳当空,天边飘着蒙蒙细雨,顽皮的孩童挽着裤脚,在浅水中嬉闹,空气里荡漾着阵阵欢笑;河的两岸,摊档一个接一个摆开,有卖竹器的,有售工艺品的,吸引不少人光顾。
  
  不同于此时宁静、安详的高流河,每年的农历五月初四,高流河畔更像是一次盛会。来自广州、茂名、湛江、珠海等地趁墟的人,从四面八方云集高流河畔,或观光或购物,多有20余万,少也有近10万。
  
  农历五月初四,村民早早地就要赶到墟上“占位子”。9时,迟来的人很难找到摆卖的摊位;10时,河滩、树林、小道上,到处挤满了趁墟的人。马路边、公路上,仍有人络绎不绝地从市区、乡镇往这里赶来,场面如同过节。
  
  时近中午,趁墟也进入高潮。绵延几公里的墟市,几乎找不着空地:扛着竹器的行人、抱着小孩的母亲、挽着手的青年男女……比肩接踵,在拥挤的人流中缓慢前行。村里的老人告诉记者,来这里趁墟的人一般都会买上一两件竹制品,作为纪念。
  
  老人还说,村里有一个不成文的习俗:游人不能最早到,商人不能最后一个离开。村里人必须赶在日落之前收市,没有卖完的物件不能拿回家,会带来坏运气。最后甩卖的东西便宜得让游人心动也心疼,三元买一张竹椅,二元买五个工艺篮,八元买一张竹梯……实在卖不完的,只好扔在河岸。
  
  当大部分古老墟市逐渐淡出历史舞台的时候,高流墟以其别具一格的地方民俗特色和丰富的历史文化内涵,创造了历久弥新的商业奇迹。依水而生的高流墟,非但没有消失和褪色,反而随着时代的变迁成为一枝独秀、远近闻名的民间专业墟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