煜星平台_首页-www.visityj.com

煜星网址_住院隔着10层楼 84岁奶奶每天给90岁老伴手写情书

都市快报讯 亲爱的老伴:明天是国庆节、中秋节,多年一遇的双节日,每逢佳节倍思亲,我们相隔咫尺,因疫情难相见,此时此刻,多少爱情美好的回忆涌上心头,祝您中秋快乐,早日康复,来年月圆时全家团圆。

亲爱的老伴:海上生明月,天涯共此时。情人怨遥夜,竟夕起相思。灭烛怜光满,披衣觉露滋。不堪盈手赠,还寝梦佳期。老伴,借古人名句表达我的思念之情,期望您要安心治病,别烦躁,保持体力是很好的增强免疫力(的方式)。亲爱的老伴,加油!

这两封信是84岁高龄的黄奶奶写的,因为得了呼吸系统疾病,她目前住在杭州市中医院9号楼13楼的老年病科。而在同一幢楼3楼病区里,住着她的90岁老伴孙爷爷。

奶奶就是爷爷最灵光的药!

今年年初,疫情当前,杭城大部分医院都取消了探视。黄奶奶每天依旧准点出现在3楼病房门口,拿着老伴爱吃的猕猴桃,上面放着一封手写的“情书”,通过医护人员交给老伴。在这段特殊的日子里,每天一封书信,一张纸条,成了两位见不到面的老人传递彼此感情的方式。

这两天,记者去医院再次看望了黄奶奶和孙爷爷。

“奶奶就是爷爷最灵光的药!”护士们都说,奶奶来过以后,孙爷爷就会开心几天,有时还会咧开嘴笑。

“你看这些是老头子的画,他以前就爱写写画画,也喜欢唱歌和拉琴,单位表演都少不了他……”黄奶奶手中拿着孙爷爷以前画的画,儿子们特地打印成照片,拿来给他们看看。

黄奶奶将照片和两人互写的信件都整理在一起。翻看这些,满满的都是爱与回忆。

我在外面等你,天天能给你送猴桃

老伴:外面的疫情好多了,离我们见面的日子不会太久了,希望你要保持好自己的心情,不要急躁,配合治疗,我在外面等你,天天能给你送猴桃(猕猴桃),别挂念,老伴加油!

2017年,孙爷爷被确诊为阿尔兹海默症后逐渐失语,后又因肺病插管无法发声,只能用微妙的气息和眼神变化予以回应。

若是往常,每天下午2:00-3:00是探视时间,黄奶奶会带上老爷子最爱吃的猕猴桃准时地出现在他身边,喂老爷子吃点水果,写写字互相交流交流。

疫情期间,取消家属探视。孙爷爷突然见不到老伴,有时情绪会变得烦躁,闹着要离开。他常常问护士们:“这是我的医院吗?”或是反复写:“我要跟老伴回去。”

为了安抚孙爷爷,黄奶奶每天会备上猕猴桃和一封信,请医护人员代交给他。

“主要是安慰他,把家里的情况跟他说说,新冠肺炎疫情的情况也跟他说说,后来时间久了,他也不闹了。”黄奶奶说。

“老伴,你太累了,快回去休息吧,我也回去,明天我们再见。”孙爷爷每次看完信,也都会一笔一画认真地给老伴儿回信,有时写了错别字,还会圈出来,认真严谨,每一句话结尾也不会忘记点上句号。

要听医生的话,咱们共同努力,白头到老

你血糖高,对肾、心脏不利,这不是小事。从今天开始减到一个猴桃(猕猴桃),等血糖正常了,再加点。医生的话要听的,咱们共同努力,白头到老!加油!

猕猴桃是孙爷爷最喜欢的水果,每次问他要吃什么,总是除了猕猴桃什么都不要。但猕猴桃糖分高,吃多了对身体不好,黄奶奶就想法子先给他减量,再换换口味。自然,也通过书信提前给他打“预防针”。

“现在几点了,水果还没来?”采访的这一天早上9点不到,孙爷爷拽过笔,在纸上写道。直到护士给他回复“现在是早上9:00,到中午你老伴送来”,他才平静下来,但一直紧紧拽着笔。

见到黄奶奶时,她正忙着张罗老伴的午饭。中午11点左右,病友夫妇的女儿丁女士来给他们送饭,还帮黄奶奶带来了鱼圆和馄饨。

单纯鱼圆的味道比较淡,混着面或馄饨的汤就鲜很多了。“鱼圆他还是喜欢吃的,每次给他打包五个,都能吃完。”黄奶奶小心翼翼地掀开碗盖,一勺一个把鱼圆装进小碗里,这次丁女士带来的鱼圆确实很大,放了五个就挤满了整个小碗,黄奶奶再添了几大勺馄饨汤,盖上盖子,大功告成。

打包好鱼圆,黄奶奶戴好口罩,拎着装有护理垫的袋子,准备出发。丁女士拿起保温盒,帮黄奶奶将剩下的食物装好,因为这剩下的馄饨和鱼圆就是黄奶奶当日的中饭。

在病房里,黄奶奶先是用手轻轻摸了摸孙爷爷的额头和脸颊,擦擦脸擦擦手。而孙爷爷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的老伴儿,不吵也不闹。

这天的鱼圆很嫩很滑,黄奶奶用勺子先切成几个小块,一勺一勺地喂。爷爷张着嘴,十分配合,眼神从未在老伴儿身上移开。

谈恋爱时通了五年信,聊的都是家长里短的事

自孙爷爷的记忆日渐衰退以来,黄奶奶时常在他身旁“拉呱儿”,讲过去的故事,也讲恋爱时的悄悄话。“孙念杰,吃菜碟”这样儿时的顺口溜也常在嘴边念起,为了尽可能地唤醒他的记忆。

黄奶奶和孙爷爷都是山东威海人,在同一个村子长大。但村子很大,黄奶奶家在东边,孙爷爷家在西边。黄奶奶说,若没有学堂,他们可能永远也接触不到彼此。

“我们的村子比较开明,很早就有学堂了,都是自己村子里比较熟悉的老师,所以我们年纪小的也常跟去学堂玩。我差不多五六岁吧,跟着堂姐姐去学堂,他与我堂姐姐的年龄差不多,在学堂读书。”

两人也因此相识。孙爷爷比黄奶奶大六岁,个子不高,斯斯文文的,写了一手好字。

1947年,孙爷爷参军。后加入抗美援朝志愿军上了朝鲜战场。

1954年,两人由熟人牵线,走到了一起。那时,黄奶奶在威海当小学教师,身处异地的两人只能通信联系。

“我们那个时候,谈恋爱不会像现在这般大胆、直接,想法也很单纯,就觉得这人不错,而且是认识的,知根知底的,就在一起了。”黄奶奶说。两人长达五年的通信,聊的都是一些家长里短的事,“我会给他讲讲家里的情况,说说村子里的趣事,他与我打听一起长大的兄弟近况……”

同样是书信交流,内容依旧是家长里短,60多年后的今天,黄奶奶与孙爷爷继续用书信的方式表达着彼此的爱。

发表评论 (已有 条评论)

评论列表

    快来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~